聽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聽覺格
在偏峰上起舞—王嘉儀

王嘉儀,一個看似平常的名字,卻樂於走不平的路,寫不凡的曲,唱不同的歌。


就以出道歌《獵》為例,說的無非是被愛情俘虜,和對方拉扯糾纏的狀態;然而嶄新的曲調加上有力的聲線,非但令這首歌沒有一般的陳腔濫調,反而使這種情緒表達得更為切膚。「甘做獵物還是太笨」其實自己也清楚明白這樣很不智,只是「掙扎不敵快感」;「軟弱有種殘忍」指的就是寧願繼續沉迷下去的墮落想法,甚至覺得「甘做獵物還是有幸」。她並沒唱得聲嘶力竭,卻把每個字的情緒都發揮得淋漓盡致,相信聽者定能道出當中的苦澀,身同感受。


同樣是寫迷上男生,《給男生的面書》乍現了王嘉儀可愛的一面。本來覺得這男生挺合眼緣,「可惜知你追看的 知道得太清楚」發現他不外如是,不禁感歎:「唉 唉唉唉 發現你荷爾蒙太多。」她將句首的幾聲唉唱得富高低跌宕,樂觀地帶過對男神幻想破滅的失望。儘管她已對這男生失去思慕,她並沒有長嗟短嘆,且「終於都想起 總有一種快樂 是我做到我」。失去心儀對象不太要緊,最重要是不要失去自己。


除了曲調新鮮,王嘉儀寫歌的題材和觀點亦令人眼前一亮。例如《Quarter》一碟中的《美麗新世界》寫資訊科技發達得可以吞噬情緒,「從此悲傷只准按鍵 愉快靠指尖」有誰能真正抒發到心情?她的嗓音隨著歌詞而變得一時沉鬱低吟,一時又爆發嘶喊,當中起伏牽動著聽者的思緒。「時代太急 就以晶片 代替枯枝 換去了春天」,人們似乎都對現實生活周遭一切都失去興趣。科技本來是要造福人群,但現在大家真的享受到了嗎?是時候去思考一下這課題了。


至於《翩翩》,這首歌以撩人的編曲煽動著女生內心渴望做自己的那團火,「從廢墟走過不需指引 霧裡有燈」只要心懷勇氣,自然而然便能活出自己那片天。「即使世界很荒誕要我禁足 頑強就翩翩起舞」切記任何事只要對自己有所承擔,便可放心去辦,不必理會他人目光。配上向來別樹一格的MV,王嘉儀仿如「文字藝術師」一樣,把歌都唱出一個個畫面來。


王嘉儀堅持只做自己喜歡的歌,相信這樣才能遇到真正知音,所幸香港的聽眾還是有品味的,每首歌都屢獲好評。正所謂「慢工出細貨」,就讓我們期待下首能讓大家繼續翩翩起舞的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