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後來的我們》:生於最安全的時間】

《後來的我們》:或者是周冬雨的關係,看《後來的我們》時,不斷想起《七月與安生》。背景是有點相似,同樣講述一對年輕戀人為追夢離鄉別井犧牲了關係,有人看似成功有人看似失敗,到重遇時,感概萬千。都是發生在地大物博的大陸。《七月與安生》的導演是香港仔曾國祥,背後掌舵人是陳可辛。《後來的我們》的導演是台灣幫劉若英,背後掌舵人是大陸名導張一白。即是執導《匆匆那年》的一位。兩岸三地,原來真有顯著分別。


相對《七月與安生》的扭橋扭到峰迴路轉,《後來的我們》簡直似極端的相反,毫無出人意表的劇情發展,純打感動牌。你看成是民族性的差異也可以。在《後來的我們》,很多對白也刻意地文藝腔,看慣一路以來的台灣文藝片,應該會很理解。香港人或者會覺得過份造作,市場最大的大陸觀眾也似乎不太受落。不打緊,集合了劉若英的《後來》,五月天的《後來的我們》,再加陳奕迅唱主題曲《我們》,單單這個組合已夠在大陸賣錢。在其他地方,又有網上平台樂意接手,穩賺。預期同類販賣集體回憶的大陸文藝片,越拍會越密。


因為,時間適合。像《後來的我們》,擺明車馬由2007年開始說起,一方面好像寫愛情,但另一方面其實在側寫國家的進步。由水洩不通的爛鬼火車到客機的商務艙。事實上,如果在千禧後才開始懂得談情說愛的一代,到今日,大概三十歲左右,食正大陸的經濟起飛,成名的成名,發達的發達,要追夢的隨時追夢成功有餘,的確可以提到講到他們去到有能力回望青春的階段。就不似幾年前的同類電影,縱使勉強避得開文革時期,也很難避得開六四事件。你看年紀大一截的馮小剛拍成長經歷,是拍《芳華》,幾乎搞到無法上畫,就知風險有幾高。到比劉若英還要後生的導演上位了,就簡單方便得多,一味談及國家富強,完全避過政治話題,合情合理。


同一時期,香港最受歡迎的電影是《逆流大叔》,連懷緬過去也談不上,其實是勸勉大家自強不息,咬實牙關捱過一關又一關。以前,在香港,還可以拍到《甜蜜蜜》,將地域上的阻隔拉到去美國;到現在,同類的愛情電影,是《某日某月》。你看會到格局上實在相差甚遠,已經值得懷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