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撐《仁妻》買《爭寵》

前屆奧斯卡,影后是《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的Emma Stone,《槍狂帝國》(Miss Sloane)被遺棄。去年,再下一城,在《莫莉遊戲》(Molly’s Game)的演出同樣不獲肯定。今屆,有接班人,曾經憑《失蹤罪》(Gone Girl)提名過一次的Rosamund Pike,自薦演出《第一眼戰線》(A Private War),集齊所有食糊要素,連提名也沒有。看過最後五強,有兩位新人,有一位向來演開喜劇,Rosamund Pike大概會有點不服。


新人甲Yalitza Aparicio能夠入圍算意料之外。九三年出世,墨西哥人,不黯英語,從未接觸演戲,本來打算做老師,誰知一被《羅馬》(Roma)選中,立即晉身奧斯卡殿堂,比《新喜劇之王》更《新喜劇之王》。今年的政治議題是美墨圍牆,多少有點關係。


更急切的議題是救亡。收視持續低迷,今年頒獎嘉賓名單全部當時得令,搶收視刻不容緩。另一位新人Lady Gaga難免更被看好。《星夢情深》(A Star is Born)本身不算突出,但賣座,而且話題性十足。歌曲獎十拿九穩,如果連演技獎都頒給Lady Gaga,恐怕會撕裂全場嘉賓。近年成為票房仙丹的喜劇演員Melissa McCarthy,今年推出極爛的《賤偵Madam摷公仔》(The Happytime Murders),但正正經經演出的《大老作家》(Can You Ever Forgive Me?)又得到推崇,大有幾年前Sandra Bullock的色彩。


論經驗,之前六度提名奧斯卡的Glenn Close固然有感情分因素。最強對手是《爭寵》(The Favourite)的Olivia Colman。Glenn Close成名已四十年,Olivia Colman則屬於大器晚成,比較多電視劇演出,最近BBC的《孤星淚》(Les Miserables),年底Netflix的《王冠》(The Crown),都有她份。電影方面,四年前《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還是閒角,可能表現打動了導演,在《爭寵》,排名居然壓過奧斯卡級數的Emma Stone和Rachel Weisz。又是一個勵志故事。看過五齣電影,我認為《仁妻》(The Wife)的Glenn Close比較多內心戲比較多發揮機會角色又比較複雜,不過,同意《爭寵》的Olivia Colman無論電影還是演員的賽前聲勢也較強勁。計埋今年要搶收視的因素,唉,喜歡《仁妻》還是要投注《爭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