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星仔打官司》:生仔要考牌

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五齣提名,事有湊巧,三齣非歐洲出品,都跟小童有關。日本的《小偷家族》,無法生育的小偷,偷了別人的子女在極窮困的環境下養育;墨西哥的《羅馬》(Roma),以導演對童年的回憶作骨幹,講述女傭意外懷孕後的所見所聞所想,可惜最後骨肉難產而死。黎巴嫰的《星仔打官司》(Capharnaum)彷彿遙遙呼應以上兩齣電影,一個貧民小童,眼見妹妹被父母賣走,憤而離家出走,遇上偷偷產下兒子的女傭,代為照顧嬰孩,面對社會種種殘酷,只能以控告父母生兒育女作為控訴。看完電影,大概只能輕嘆一句:「生仔要考牌,沒錯的!」


是枝裕和與Alfonso Cuaron都把電影拍到似詩一樣優美,如果有看過去年同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黎巴嫩片《給我一個道歉》(Case No. 23),會想像到風格是極端地相反。跟女導演Nadine Labaki鏡頭下的景像相比,日本的貧民生活簡直似仙境,墨西哥的黑白羅馬區應該是度假勝地,黎巴嫩的貧窮才算真真正正的地獄,力度自然重得多。男主角星仔個阿爸是個廢人,覺得生育才能彰顯男性的雄風,於是生了無一打都十個,窮到連替兒子申請身份證明也沒本事,仍然要生;窮到個女得十歲出頭剛剛才來經,火速賣去給人做老婆套現,仍然要生。不是殘忍或冷血,是愚昩。當女兒因懷孕而無辜慘死,母親居然說出一句:「有失必有得,感謝上帝,𧶽給我另一個兒女。對,我又懷孕了,是不是很高興?」其實,在她的又殘又舊又污穢的居所,已經有接近十個小朋友在自生自滅。比起在《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的喪屍圍城下仍然有興趣生兒育女,更匪夷所思。


劇情安排了另一位母親作為對比。一個來自埃塞俄比亞的女傭,跟《羅馬》的女主角一樣,意外懷孕,她比較不幸,偷偷離開僱主,跟兒子過著黑市居民的生活。生活逼人,把兒子交給陌生的街童照顧,被拘留,也不敢說出真相,只能寄望兒子能夠奇蹟地生還。也加大了星仔怒罵成人世界荒謬時的力度。不要以為只有第三世界才有類似境況,你看看香港幾多虐兒或疏忽照顧小童致死的個案?如果我是被虐待的小孩,想問父母一句為何唔識養唔想養偏偏唔肯幫襯一下杜蕾斯,也很合理。慘到一個地步,明明是黎巴嫩人,為了逃出國家,不惜模仿敍利亞口音假扮敍利亞人期望以難民身份遠離苦海。在一個充滿苦難的地方,的確處處是好題材,難怪黎巴嫩連續兩屆入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最後五強。肯去發掘的話,今日的香港也充滿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