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假面酒店》:返工就係返工

買了東野圭吾的小說,未有時間看,他又出新一本,結果越積越多。東野圭吾的產量實在誇張,玩法又跟Marvel相若。加賀恭一郎系列由1986年開始,行到2013年《當祈禱落幕時》好像小休一下;但湯川學的《神探伽俐略》系列去到去年還有新作。2015年的《拉普拉斯的魔女》出版後,又有前傳《魔力的胎動》;2011年的《假面酒店》更厲害,出完前傳又有續集。想再有《秘密》或《白夜行》,一完完得徹徹底底?與潮流不符呀!


潮流就是創造一個故事不足夠,要創造一個宇宙。近幾年,改編東野圭吾小說的電影,完全無法停止。不單日本,就是中國版、韓國版都常有。當九十年代中推出的《天空之蜂》都有堤幸彥有興趣改頭換面,較冷門的《人魚沉睡之家》都有電影版,有力發展出系列的《拉普拉斯的魔女》與《假面酒店》怎會被冷落?《拉普拉斯的魔女》去年先上畫,給三池崇史摧殘到體無完膚。遲來的《假面酒店》交給拍過《GTO》和《律政英雄》電影版的鈴木雅之操刀,把工作執行得齊齊整整,跟風格獨特的三池崇史當然是兩回事。


《假面酒店》一開場,好懸疑,三宗謀殺案發生,現場留低印有一串數字的紙條,警方推斷出下一宗事件會於高級酒店發生。派出大量警員假扮酒店職員作臥底調查。東野圭吾的故事早早就遠過了查案破案捉拿兇手的層次,偵探成份甚至不斷被減少,透過案件講社會講人性才是重點。《假面酒店》一樣,木村拓哉飾演的警察被逼假扮酒店前台工作人員,跟主管長澤正美基於職業不同需要,一個眼中沒有客人只有疑犯,一個當客人是皇帝一樣的存在,註定先天不合。查案過程是給時間和理由他們去慢慢互相諒解,所以,有很多跟案性沒直接關係的狀況出現,不是每項細節都對解謎有作用的傳統。這齣電影,大概只可以拍到日本版,講到酒店人面對客人極度無理要求,仍然要仆心仆命去滿足對方期望。你日常在香港接觸到的顧客服務,不可能見到,大概只有日本人寫出來拍出來才有說服力。放在其他地方,五星級酒店也好,哪有可能出現過份違背人性的服務態度?踢個客入黑名單啦!我們都好像㰻吹追求真性情顯現。


《假面酒店》推崇的,是職業道德大於一切。職業道德就要虛偽。人人戴住面具,就千萬別揭開面具看背後的真面目。也別揭開自己的一副。真有如當頭棒喝。好多人,以為返工跟在家中吃晚飯沒分別,可以輕輕鬆鬆做自己,完全忘記了辦公室的確不是自己間睡房,原來不容許黑面不容許企得不夠直不容許唉聲嘆氣。看完《假面酒店》,大概會很慶幸自己是個顧客。可惜,一個人,怎可能永遠當個顧客而從來不用替他人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