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視覺格
《薄荷殺姬》:「殺姬」潮流由誰起?—紅眼

「殺姬」系列的第N部作品。


帶領這股潮流的(至少在譯名上),記憶所及是Scarlett Johansson前幾年的《超能煞姬》,其後一眾「煞姬/殺姬」應運而生,替代早年已拍得太濫的荷李活「殺機」。儘管並非真的同一系列,不過,執導《薄荷殺姬》的Pierre Morel確實也是《超能煞姬》導演Luc Besson的主要班底,同類型故事,公式大同小異,由一線女星主演的個人電影,標緻美人化身短髮勁裝的報仇者,子彈亂飛,制裁罪犯,然後遭黑白兩道追殺。索女,飛車,機關槍,無論如何都很難不好看。


《薄荷殺姬》的女主角Jennifer Garner今日已經不年輕了,但相隔十多年後再拍動作片,仍會記得她是昔日的《幻影殺手》,比起Scarlett Johansson的「黑寡婦」更早出道。


不少人都留意到「殺姬」系列近年風行,常見原因,是「殺姬」系列的前身,即是慣以美國白人男性為正義使者的「殺機」警匪片、科幻片,近年這一招不再吃香。隨著「殺姬」冒起,讓女性抬頭,擁有主導地位,不再是電影花瓶,更往往代替無能的男性警察執法,懲治罪犯。


但這可能是太片面的美好想法。女性自強,說穿了只是「殺姬」系列的假命題。而「殺姬」系列的始祖,其實比起《超能煞姬》還要早得多,在七十年代,就有梶芽衣子飾演的《修羅雪姬》:日本明治時期,官匪勾結,社會無法伸張正義,出生以來便背負著家族深仇的女主角,長大之後化身修羅惡鬼,以暴易暴。


跟「殺姬」系列一樣,《修羅雪姬》並不算是出色和具備深度的電影,卻是一部經典。復仇路上,女主角被安排在鏡頭下不斷負傷、呻吟和慘叫,精緻的白色和服,更明顯是為了淒美染血而穿的。美人浴血,正是男性視覺享受的一部分,電影中的血漿,更是不知收斂地噴濺。而最喜歡《修羅雪姬》的荷李活導演是誰?不是任何女性主義者,是後來翻拍成《標殺令》的Quentin Tarantino。低級導演,將性感女星擺在鏡頭前當成花瓶,高級的、懂得觀眾心理的老行家,會捨得摔爛花瓶,然後讓大家一起欣賞她。從梶芽衣子到《標殺令》再到一眾「殺姬」女神,都沒變過。


「殺姬」系列看似有變的地方,其實只是抽去了電影第一視點的男主角,反正只是讓觀眾獲得官能刺激的投射,滿臉血漿,大呼過癮的無限殺戮高潮從來沒變,尤其沒變的是電影中那些毒販和犯罪份子,他們可能才是真正的花瓶,無論哪一代「殺姬」,都是最先衝出來餵子彈送死的。


而真正的「殺姬」,是現實中幾乎用網球拍轟掉裁判腦袋的Serena Williams,但「細威」惡形惡相,體形健碩,並不漂亮,被裁判針對,為她打抱不平的人卻又不多了。畢竟,從網球場到電影,仍有一群只想看「寶娃」系列的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