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視覺格
《人肉搜尋》:冇錢用一樣得

有錢好好,有錢可以獨行獨斷掟一萬億落海,又可以移民。問題是大部份人或大部份機構也缺錢。冇錢?也不是只可以等死,我們應該參考一下《人肉搜尋》(Searching)。


導演Aneesh Chaganty的第一齣長片,成本有限,不是《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一定要起用亞洲演員,《人肉搜尋》也用上韓裔的John Cho做主角。扮演他的女兒,佔戲甚重的Michelle La,是第一次拍電影。整個拍攝過程,只用了十三日。不是時間不夠,當然是不夠錢。不計最後的票房成績,單計電影質素,足夠叫超支又超支但製成品又漏水又偷工減料問題多多的人汗顏。也叫不夠資源的人不可能長期以此作藉口。


似《恐懼鬥室》(Saw),是真材實料地用心思去化腐朽為神奇;不是《死亡習作》(The Blair Witch Project)或《末世凶煞》(Cloverfield)那種小聰明式故弄玄虛。《人肉搜尋》的故事不算複雜,單親爸爸個獨生女無故失蹤,爸爸用盡方法尋人。以電腦螢幕作為畫面的背景,靠facetime通話、不同的社交網絡程式、YouTube錄像、Google或電郵來推進劇情,也不是百分百原創,幾年前的《Unfriended》都試過,《人肉搜尋》的厲害之處是所有提示一早放出,到逐一揭曉真相時,合情合理毫不突兀,你之前忽略了,只是你大意,或者蠢,跟突然之間又話有個孖生家姐之類的設定,高下立見。


常覺得,要在今日拍一齣現代懸疑片,難度大得多。到處都是閉路電視,部部手機都有秘密可以追查,連用八達通買過罐可樂都查得返,每個人的所謂私隱其實都公諸於世。《人肉搜尋》的更厲害是反而借助種種流行科技來鋪下伏線或疑團,又要你利用同樣的科技產物來解謎,把阻礙自己的障礙化成有助自己的兵器,都不說順手還可以嘲笑一下在虛擬世界中被放大的虛偽人性。計卡士,《人肉搜尋》可能令觀眾卻步,但要我推介一齣懸疑片的話,一定是這一齣而不是美侖美奐得多的《小心幫忙》(A Simple Favor)。以小,真可勝大。雖然,《人肉搜尋》的後期製件,足足用了兩年。沒有錢不重要,也要有時間。偏偏,對香港人來說,多數是兩者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