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視覺格
《極北》:極地冰冷,人性溫熱,盡在不言中—紅眼

如果戲院室溫再冷一點,觀眾再安靜一點,再減少一點不必要地分分秒秒都要翻閱手機收發WhatsApp和按讚所發出的光害,《極北》(Arctic)這部美國和冰島合拍的極地求生片,感染力將會更高。


來自巴西的年輕YouTuber兼音樂人Joe Penna,首次執導長片,剛好便以反科技、反人類文明為主題。置身於安靜和寒冷的極點,度日如年,你豈有餘力再關心手機上的那些Hashtag和藍剔?科技文明帶來的生存以外的虛擬慾望,冰天雪地之下,死亡邊緣之上,都無意義,不如一個打火機和一紙地圖有用。


亦有一點好奇,到底康城影帝Mads Mikkelsen收到《極北》這份劇本的時候,心中有何感覺。在一個半小時的電影裡,他的對白總數可能不超過一百個字(不是一百句),而且,都幾乎只是在重複「握緊」、「她就在這裡」、「你多吃一點」、「對不起」、「啊」、「嗚啊」以及「你並不孤單」。垂死的男主角,對手戲就只有從頭到尾重傷昏迷的女主角,以及客串嘉賓北極熊。一望無際,白得絕望,眼神、表情、肢體動作就是一切。



極地冰冷,人性溫熱,盡在不言中。常說,人皆偽善,到了危急關頭自然就會拋棄仁義道德,自私求生。男主角偏偏不是,流落極地,剛好遇到前來救援的直升機,結果禍不單行,直升機失事墜毁,一人垂死,變成二人同行。生死未卜,補給品是否足夠他一個人抵禦嚴寒等待救援都成問題,還要分出一半糧食,花費兩倍精力,照顧身受重傷無法走動的女主角。明知前路茫茫,仍然帶著負累踏雪而行,電影惜字如金,簡單到連男主角為何要這樣做,都沒有明確交代,或者,是人逢絕處發揮了良善本性的光輝?抑或,等死關頭始終需要一個同伴作心靈支柱?(就像《劫後重生》(Cast Away)裡流落荒島的Tom Hanks,若沒有那個名叫Wilson的排球小友,他絕對活不下去。)


但在最後,男主角朝著直升機不斷吶喊的那一句話,「她就在這裡」,「她明明就在這裡」,可能就解釋了原因。對他來說,比死更難受的事情,是內疚。如果不是要來救他,直升機就不會墜毁,他大抵認定了是自己連累了女主角,極地同行,不離不棄,甚至不惜捨己相救,皆因自己已經無以為報,只能還以僅有的一點生存機會。



然而,「你並不孤單」。一個人孤軍上路的求生勇氣和意志,跟兩個人不同。獨行容易失落、氣餒,自覺渺小,繼而被無力感擊敗。但當你並不是將自己放在第一位,而是將別人的命看得比自己重要,你會判若兩人,無畏無懼,毫不退縮。比起自救自憐,想辦法讓別人活下去的信念,會產生更大的力量。


人類何其脆弱,人類又何其頑強。兩句說話看似矛盾,但在四野無人的絕境之中,人類自會發現他們既脆弱而又頑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