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視覺格
《娃鬼回魂:魅來世界》:如何分辨人性、奴性與魔性?—紅眼

誕於 1988 年的《娃鬼回魂》,過去三十年來,同系作品長拍長有,惟早已驚喜欠奉,顯得技窮見底。不過,到 2019 年再度翻拍的《娃鬼回魂:魅來世界》,作為一個 Old School 驚慄片系列「死唔斷氣」的續集,這一次確實成功玩出一點新花樣。


同樣是續集,《娃鬼回魂:魅來世界》從宣傳海報到故事設定,都完全是衝著同期上映的《反斗奇兵 4》而來,亦剛好跟上月開播《黑鏡》第五季的其中一集劇情不謀而合,以為又是黑暗玩偶大開殺戒的驚慄片,結果居然是一場嚴肅而黑暗的人性思辯。配置了智能系統的人型玩偶,每分每秒都盡力模仿人性,跟他們的主人學習成為人類,到頭來卻成為一頭殺戮惡魔。然而,故事之中,始作俑者並沒有為娃鬼 Chucky 添加任何惡毒報復程式,小娃頭除了長相不太討好,其實並不可怕變態,跟恐怖的怪獸孩子相比,其實他心地善良,忠心耿耿,甚至處處表現出絕對(接近愚蠢的)忠誠,只期望成為主人眼中的可靠夥伴。是孩子從小接觸到的惡念、暴力和仇恨,讓一具解除了道德約束的智能玩具徹底變壞。



誠然,故事中的壞孩子們,始終都有道德底線,即使成長和生活際遇並不如意,想做的事,不能做的事,仍然分得清楚。但形同「Jailbreak」的娃鬼 Chucky 天生就沒有這種人性約束 —— 倒讓人好奇,將人工智能加上程式碼限制,其實就能模擬人性了嗎?而另一方面,小娃頭美其名是人工智能,其實並不是真的超智能產品,簡單來說,它只是一部能夠將聲音付諸實行的錄音機,斷章取義式執行主人(孩子)的指令(心底話)。



有別於傳統驚慄電影,甚至令這個故事更有層次的是,娃鬼 Chucky 為孩子們所帶來的恐怖,並非來自它的詭異造型,或違和感甚巨的配音,而是在這一具人型玩偶的表皮裡面,藏著一個不惜犧牲一切實現任何慾望的迷你黑洞。慾望一旦出現,就無法停止(娃鬼是不死身的)亦不能轉向及改變,就算只是衝口而出、背著別人說的壞話,甚至對著馬桶自言自語,所有聲音,都會被吸入這個黑洞,然後被 Chucky 這個人型錄音機不斷回播,永久存在。


Chucky 好像一直模仿人類,又好像可以用電腦「計算」出人性,但實際上,這並不是人性的思考機制,反而更接近一種隨著聲音所產生的驅力(Drive),無自覺地一直執行命令的精神狀態,就等於殭屍聽到道士的鈴聲而跳動,喪屍和怪獸聞到人類的血腥味而盲目飛撲過去。人工智能是假的,人性也是假的,Chucky 背後這個完全依賴錄音機的行為設定,才是讓它完完全全變成一頭奴性魔物的關鍵。


玩具娃娃做得再好,都只有奴性、魔性,沒有人性。但當然,比殺戮娃鬼更恐怖的是,人類本身都不一定有人性。當一個人的說話模式像錄音機,來來去去都是重複幾句相同的說話,斷章取義,不斷回播,都可以肯定對方不是善類。跟 Chucky 一樣,這個人只是一具無自覺的驅力裝置,執行命令的人型娃鬼,披著人皮偽裝,老而不死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