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心碎的女人》:懷孕版《雷霆救兵》

看《心碎的女人》(Pieces of a Woman),想起《雷霆救兵》(Saving Private Ryan)。


一套講述懷孕女人,生育後,嬰兒夭折,如何面對;一套講述二戰美軍,被命令,拯救同袍,意義何在。好像風馬牛不相及,怎可能聯想得到?



看《雷霆救兵》,即使對中後段的劇情完全忘掉,大概也很難忘記一開場的登陸諾曼第;看《心碎的女人》,異曲同工,就算你無法代入女主角的心路歷程,但一開場拍到盡量逼真的生育過程,看後應該怎樣也會產生少少震撼感。


《雷霆救兵》的戰爭場面拍得極像真,當然有功能。一為票房,二也讓觀眾看到極殘酷的戰爭場面後會加深了解一眾救兵的內心掙扎。《心碎的女人》大概也希望做到類似效果,你看過生育過程如何驚心動魄,會加深了解孕婦在失去骨肉後的痛苦。在這齣電影,真實感,很重要。


所以,Vanessa Kirby憑本片當上威尼斯影后,我是抱幾大懷疑。不懷疑Vanessa Kirby的演技,但未免太靚,太神采飛揚,即使要一個普通孕婦在生育前生育後有她八成的氣息,也困難;何況是一個大受打擊心如刀割的苦命人?身型像完全沒有變化已驚人,穿上便服如常返工時,走路姿態一如天橋上的名模,也實在讓我無法代入。就說我再一次外貌歧視吧。


或者,《心碎的女人》之後的劇情發展,如果稍為出人意表,會有幫助。不過,離不開兩夫婦因意外而漸生怨恨,各自在外找尋慰藉,是合理,也順理成章。到結局,控告接生人員的官司,女主角像丁蟹上身,踢開律師,在法庭發言,更加有很濃厚草草了事的味道。還好,其中有一幕,還是讓我有少少反思。



話說,女主角一直盡力冷靜,身邊人包括丈夫包括媽媽,反而哀傷哀出面。很簡單,你出事,你好慘,你不斷告訴全世界自己好慘,全世界就不敢不同情你,不敢話你其實都唔係好慘。相反,你出事,你好慘,但你選擇自己解決,喜怒不形於色,大家便會覺得你已經康復,甚至怪責你冷血涼薄。像女主角,在超市,還到一個接近陌生的阿媽朋友,阿媽將所有事向外宣佈,於是,阿媽朋友便循例地獻上問候,即是廉價的同情。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禮貌,可能是發洩;對真正重傷的人來說,是重擊,比起要面對不忠的伴侶,自私的親人,理性上明白沒有犯錯感性上不能的仇人,更慘情。不幸,女主角是後者。


大部份人,遇到挫折,會希望得到可憐;總有人,不單不渴望,甚至會因為被外人認為是失敗者需要更多同情需要更多保護而覺得更加受到傷害。流眼淚代表傷心,不哭甚至笑得出,也不代表不傷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