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迷途羔羊》:逢場作戲

給你完成過一套曾經是全地球最賣座的電影,你會有甚麼打算?James Cameron拍完《阿凡達》(Avatar)後,想繼續《阿凡達》,但似乎拍來拍去也不合心水。《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Avengers:Endgame)的羅素兄弟,相反,像已經心力交瘁,看一看之後的計劃,全部跟漫畫英雄無關。以較小的規模找其他的題材調劑一下,好過。


二人再次親自執導的新作《迷途羔羊》(Cherry),跟Marvel最大關連是找蜘蛛俠Tom Holland當上男主角。台前幕後也有種急於轉型的衝動。Tom Holland是學生哥?是小朋友?是不懂守秘密的大男孩?其實已經廿五歲。一張babyface幫了他,也可能是壞處。戲內的女朋友Zendaya由高中生一跳跳到風情萬種性感女人,完全沒有難度;Tom Holland在《迷途羔羊》扮演患上創傷後遺症的退役軍人,總有一種細路扮大人的味道。



說劇情,實在太多同類電影可作參考。一般來說,想拍戰爭禍害,導演大多把戰場慘況和壓力拍得鉅細無遺,然後,重返人間,觀眾便能夠代入主角心態,明白為何無法如常度日。最佳例子包括《烈血焚城》(Full Metal Jacket)。《迷途羔羊》好像刻意行另一條路,戰場篇幅偏少,主要情節發生在主角精神有病,帶埋女友沉淪毒海,靠打劫為生。係呀,《終局之戰》導演加蜘蛛俠,沒有打打打,只有索索索。像一個靠炒股致富的富豪,想放一個假,花費大量時間大量金錢做手作皮具。有本錢,當然可以任性,我就嫌《迷途羔羊》不夠盡興。羅素兄弟由《美國隊長2》開始證明很懂得把複雜的劇情說得簡潔易明有吸引力;當情況相反,元素不是很多,要整色整水增加特色呢?《迷途羔羊》只能做到平鋪直敍。有一段,說到Tom Holland替朋友保管夾萬,吸了毒,用盡方法打開夾萬,以為警察拍門,將入面的毒品銷毀,拍得很工整,但你試試幻想如果拍成《迷幻列車》之類凌厲風格,會是怎樣光景?反正就是玩票性質,很奇怪羅素兄弟為何不豁出去,要幾瘋癲有幾瘋癲?



原因,可以有兩個:一是能力問題,你以為拍到商業賣座鉅片,便等於Danny Boyle?二是心態問題,想玩是想玩,但不是天生玩家就不是天生玩家,一個喜歡傳統覺得傳統最受歡迎又最安全的人,即使給他亂來,最後,也不會太亂的。你看羅素兄弟情願幫Tom Holland勉強地扮壞扮頹,不是找一個更適合的演員,就知道所謂的轉型,只在外層,想真真正正反轉自己?就說他們有能力,不過,為乜呢?一個幸運或不幸運,Tom Holland的魔性被勾引出來,搞到觀眾不再愛看他做蜘蛛俠事小,搞到演員本身抗拒再演蜘蛛俠才事大。像現在這樣,玩一玩,不傷身,便最好。似一個結婚多年,覺得生活有點乏味的中年漢,出去花天酒地一晚半晚,過了癮,便安心回家繼續沉悶。玩得太過火,投放太多真感情,回不到頭,怎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