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晨早直播室》(第二季):在取消文化與疫情之下

時間過得很快。Apple TV+的開台作《晨早直播室》(The Morning Show)終於推出第二季,在距離第一季接近兩年之後。兩年來,在Apple TV+,大明星用過很多,代表作實在無乜。最成功的,可能要數《乜都得教練》(Ted Lasso),跟一開始以為會火速攻陷網上串流平台的期望,相差甚遠。後又有追兵了,Disney+即將正式登陸香港,單單一堆Marvel劇集,吸引力可能大過整個Apple TV+的總和。



《乜都得教練》劇照

最有叫座力的《晨早直播室》,也似乎難免虎頭蛇尾。第一季結局,借新聞節目主播明星性侵醜聞作主題,對新聞道德、社會議題甚至男女平權的描述,都是平淡如水的順理成章,拍下去,更加似一齣勾心鬥角肥皂劇,如果拿來跟HBO的《新聞室風雲》(The Newsroom)的金句處處,對社會和新聞業一針見血的見解相比,是完全被比下去。不緊要,《新聞室風雲》當年叫好不叫座,婆婆媽媽的情節,如果拍到劇力十足,可能更受歡迎。問題是《晨早直播室》的拖泥帶水情況相當嚴重,要不是幾位主角有明星魅力可賣,恐怕連少少追看性也失去。



《新聞室風雲》劇照

來到第二季,看完第一、第二集,預料前路將會更加難行。第一季,結局,Jennifer Aniston在節目不理高層勸喻,堅持爆出高層包庇性侵,節目訊號隨即被硬生生中斷,營造出一個小小的高潮。來到第二季第一集,Jennifer Aniston辭職,正路;容許主播亂來的上司被解僱,正路;剩下Reese Witherspoon留任,獨力頂住節目,面對收視下滑的慘況。一般情況,大概是講述Reese Witherspoon如何絕地反擊?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電視台的守舊文化?夠膽量的話,是可以沿這一個方向發展。結果,劇集是採用最保險但最差勁的方法處理:用一集篇幅,用最快最簡單最直接的交代,說到被解僱的上司又回到電視台了;然後,他又重新邀請Jennifer Aniston回巢了;然後,Jennifer Aniston又答應了。兒戲到極點。總之,一切回到起始點,主角缺一不可,像兜了一個無謂的圈。



性侵題目仍然未肯放手,總算隨時代發展,找到一條出路:取消文化。多得Johnny Depp推波助瀾,搞到人人自危,擔心稍有不慎,會被網絡攻擊而影響人生,《晨早直播室》第二季,應該會說到性侵案的眾矢之的,由Steve Carell飾演的知名主播,在經過第一季身敗名裂後,在第二季如何跟取消文化作戰。第二條主線,或者跟疫情有關?第二集的下半部份,已經說到疫情入到美國,新聞記者出發到武漢採訪。好了,以上兩個話題,拍得好的話,可以很精彩。怎樣可以拍得好?先要有膽量敢跟天下為敵。Apple TV+是手機商是電腦商的附屬產品,敢不敢得罪滿口仁義道德的網民?又敢不敢得罪玻璃心得來非常霸道的中國市場?一開始的時候,以為Apple TV+有全球無數硬件作後盾,是一大助力;來到現時這個創作空間不斷被收窄的時局,大,反而變成負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