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真實芳言》:對樹木希林的最大敬意

有名氣,太方便。由2001年開始參加法國康城影展,去到2018年,是枝裕和終憑《小偷家族》登頂,奪得金棕櫚大獎。其後有機會拍攝法語片《真實芳言》(The Truth),不出奇,勁在集合到Catherine Deneuve和Juliette Binoche兩代法國傳奇影后首度同場。如果是一個無甚名氣的外國導演,大概連跟她們交談的資格也沒有。

有名氣未必萬試萬靈,尤其身在外地,運用不熟悉的語言,接觸陌生的文化,多數水土不服。亞洲導演如中田秀夫去美國拍《午夜凶鈴》,拍到一敗塗地;強如朴贊郁,拍《私房嚇》(Stoker),也似斷了一邊手臂。不是人人也似大島渚,拍到《戰場上的快樂聖誕》(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如果將期望合理地調低少少,不奢求是枝裕和拍回《誰調換了我的父親》或者《比海還深》的水平,《真實芳言》肯定不算由天堂跌落地獄的慘烈。





或者因為揀對國家。法國的文化背景,跟日本相差不算太遠,那份追求優雅追求細緻的精神,甚至一脈相承。如果由日本跳到荷里活式計算精確實事求是,要適應的地方肯定更多。美國商業片還是留給香港大導演吧,他們這幾年習慣了在被控制的環境下苦苦求生。是枝裕和擅長探討倫理親情人際關係,也有利,畢竟是世界大同的課題。鬼片不同,日本的鬼跟外國的鬼有很大出入,拍得到日式陰森,不代表拍得到美式的直接刺激。



最重要在是枝裕和最擅長拍攝老年女人,賞識他的法國明星,其中一位正正是年過七十的Catherine Deneuve。將用在樹木希林的一套,放在Catherine Deneuve已經相當好看。在《真實芳言》,Catherine Deneuve飾演曾兩奪凱撒獎影后的大明星,視演藝事業為第一生命,跟已成為編劇的女兒,關係相當疏離。因為自傳出版,兩母女再聚,做母親的,毒舌依然,但金句處處,真話總是不動聽的。看這個劇情,強烈感受到電影似為Catherine Deneuve度身訂造,像夫子自道,鋒芒必全在她的身上,氹得到扮演女兒的Juliette Binoche樂於接受,已經贏了一半。





全片主線是一場戲中戲:Catherine Deneuve紆尊降貴接拍新晉導演的電影,作配襯,一方面交代出一件間接害死好友的往事,也帶出一代影后一把年紀也對演出對事業充滿憧憬。全片,我最喜歡的一場,是外母教訓在美國當電視劇演員的女婿,要當上一個真正的演員,其實要忘情棄愛,接近斷六親。鏡頭一轉,Catherine Deneuve一個人晚飯,眼看其他老人家兒孫滿堂地慶祝生日,重新審視自己跟女兒的感情。取捨呀,各有前因莫羨人。那一瞬間,我彷彿看到是枝裕和透過Catherine Deneuve遠遠的向從不肯屈服於世俗的樹木希林獻上最有敬意和懷念。所以,《真實芳言》是跟隨Catherine Deneuve的人生軌跡而創作出來?是真實,還是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