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安眠書店》:香港政府是個殺人情聖?

據說,很多女性觀眾對電視劇《安眠書店》(You)情有獨鍾。第一季,第一幕,男主角在任職書店碰上美女顧客,一見鍾情,之後運用異於常人的細心,在社交網絡中找尋無數線索,輕易贏得美人歸。過程中,當然犯下無數罪行,否則不是驚慄故事,變成浪漫喜劇,似貧窮版《格雷的五十道色戒》(Fifty Shades of Grey)。


男主角叫Joe Goldberg,跟格雷相似,都是受到童年陰影困擾,搞到心理出現問題。他可能看過《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或者《恐懼鬥室》(Saw),最喜歡將情敵囚禁於密室然後殺害,覺得自己為民除害,並非傷天害理。我不知道是否大部份女性都不會把自己代入為受害者,反而會著迷於一個既痴心又能言善道見多識廣又溫柔體貼的靚仔,我就好無聊,只看到警察查案真係好是是但但,像看HBO新劇《異鄉客》(The Outsider),收取月薪的全職警員,能力差到似香港官員,只有逐次收費的私家偵探,才有才華有膽識有熱誠。明白的,我錯了重點,《安眠書店》不是查案類偵探劇。



去到第二季,最大轉變是男主角終於知道自己有病,一心改邪歸正,夠膽把無辜者囚禁之後,不作滅口,反去放生;對小朋友的愛護更是加強力度,第一季為拯救鄰居男孩免於家暴,不惜大開殺戒,第二季見到鄰居女孩有被性侵風險,又主動出擊,結局還一心打算自首贖罪。點知,完全依隨吸引力法則,一個惡魔吸引了另一個更強大的惡魔,而由於大部份好人都是執行力一般的和理非,結果,好人全敗,壞人可以快快樂樂幸幸福福生活下去,迎接第三季。



很多人說劇集浪漫,不好意思,我看不見。我只看到順我者生逆我者亡。一如今日香港狀態。政府高層都幾似Joe Goldberg,開記者會永遠推出一套以為說服到自己說服到他人的歪理,其實擺明車馬在殘殺看不順眼的障礙物,例如示威人士,例如罷工醫護,例如排口罩的香港市民;對寵愛有加的對象,例如三萬警力,則痴心一片,去自拍都要獻上數量不足的保護衣物,再買多幾千萬戰術裝備。不過,如果,有看過《安眠書店》,會明白一點,像Joe Goldberg這類人,就算口裡說得幾偉大,心裡想得幾多道理幾神聖,說到底,也是自私。到自己的所謂一生中最愛再沒有利用價值,甚至會影響到自己前途,還不是一刀斬下去?反抗的,死;盲目附和的,死。Joe Goldberg跟我們的領導一樣,足夠資格被稱為攬炒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