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隱形客》:沒有好奇心沒有同理心沒有愛

知道《隱形客》(The Invisible Man)交由擅長花心思刀仔鋸大樹的Blumhouse負責,心放多了。原本是東施效顰的所謂暗黑宇宙系列其中一部份,好在頭炮《盜墓迷城》(The Mummy)慘死,計劃告吹,否則,大概只會見到一齣粗製濫造《透明人魔》(Hollow Man)翻拍版。先不說Blumhouse作品的水平,不能懷疑總會挖些新角度與時並變。



當知道《隱形客》的導演是Leigh Whannell,寄望更大。跟溫子仁合作無間,由《恐懼鬥室》(Saw)編劇開始,到自己當導演的《人類升級》(Upgrade),恐怖是包裝紙,剖析人性才是主菜。果然,《隱形客》也不是一味賣弄血腥或肉酸甚至色情的低手之作,整齣電影兩小時,絕大部份時間是女主角跟隱形人的交流,即是跟空氣演戲。是名副其實跟空氣演戲,不如站在綠幕前讓後期加工。難度不亞於《恐懼鬥室》一個密室完成整個故事。



所以,先要讚一讚選角。女主角Elisabeth Moss在電影圈不算有太多佳作,但身為兩屆金球獎視后,由《廣告狂人》(Mad Men)到《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演出是越來越成熟。尤其在《使女的故事》,扮演被囚禁被虐待之中看似楚楚可憐實際硬淨非常的烈女,是真真正正演活出柔中帶剛的味道。在《隱形客》,其實有點相近。故事講述一個平凡女子,男朋友是光學科技大亨,以為釣到金龜?可惜男朋友太愛控制,頂唔順,離家出走後,也被嚇到街都唔敢出。突然傳來喜訊,男朋友自殺身亡,以為從此重獲新生,點知男朋友原來發明了隱形戰衣,不斷騷擾,家人朋友無人信,搞到女主角似個精神病患一樣,即將崩潰。情況,有點似袁國勇教授,或者鍾南山。



先說娛樂性,Leigh Whannell最厲害的地方,是刻意佈了一些很明顯的伏線,明顯到一個地步,觀眾會打算在揭曉的時候,發出噓聲。誰不知根本是聲東擊西的妙計,觀眾將注意力放在條伏線之上,條伏線原來不重要,不是在結局出現的終極驚喜,本身便變成一個驚喜。劇本是否無懈可擊?肯定不是,尤其一個科技巨人而且是控制狂用來放置秘密的住所,保安之粗疏,可以用驚為天人來形容,你放你部手機都可能安全得多,是完全說不過去的設定。不過,收貨吧,重點不在身體隱形,重點放在人性隱形,人性包括好奇心、同理心和愛心。我們太輕易把看不明白的說法當成廢話,2020年呀,病毒可以在實驗室人工製造,有隱形人有什麼出奇呀?偏偏,女主角身邊所有人也無法接受,連嘗試去理解一下也懶,只可接受受害者思覺失調。我就假設我們缺乏好奇心,缺乏想像力,也有點同理心吧,突然收到向來感情要好的家姐寄出一封用字惡毒的絕交電郵,你不會懷疑被黑客盗用戶口,只會懷疑家姐無厘頭將真話坦坦白白說出來?換了是你,你有幾憎恨一個親人,也不會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突然反枱吧?情況跟楊千嬅與郭富城話自己個IG戶口被盗用,是兩回事喎。最後,愛,我們越來越自我中心,以為愛一個人用自己方法對一個人好,接收者一定要感動地領情,我對你咁好你都要離開我你有冇搞錯,忘記了,愛,從來不是計數,很多時候剛剛相反,我對你咁差你仲死要跟住我你有冇搞錯。身體能夠隱形,或者有點難度,但你看看天下間有幾多不服輸的好勝者,在網絡世界變成一個隱形客地不能自拔跟蹤留神,對不能得到的對象帶來無窮精神上或實則上的傷害?這批隱形客,跟去佛堂吃飯求神的播毒隱形客,殺傷力一樣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