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西部世界》第三季:不願食老本的勇者

《西部世界》(Westworld)來到第三季,挑戰重大。不是說部份重要演員如Anthony Hopkins似乎已經功成身退,這問題,今季立即加了新血Aaron Paul補充,關鍵是上兩季,劇情再複雜,手法再多元化,畢竟有條清楚主線:被人類虐待的人造人,覺醒,不甘被控,密謀作反,逃離主題樂園,過一個全面自主的人生。先回一回帶:兩大人造人,Evan Rachel Wood扮演的Dolores,大屠殺之後殺入人類社會;Thandie Newton扮演的Maeve,升級到擁有超能力一樣。重要的謎團已經揭開,拿捏得不好,很容易又會變成為拖長而勉強捱下去,神劇變爛劇。



首兩集,兩位女主角一人負責一集。竟然。說竟然,是因為《西部世界》向來不介意觀眾看得明不明白,我會形容它是最懂得利用現今煲劇文化的劇集。以前,電視台播出,就算有重播,也總要等待,觀眾看不明白,不是扮明白的話,便只好等到下次放映時間再看清楚。今日,就算是傳統電視台,也明白大部份觀眾更加倚賴自選服務,換句話說,觀眾看不明白的話,可立即按停,倒一倒帶可以,上網找Google找wiki幫手,又得。有了這一份前設,劇情不再怕複雜,甚至越複雜越好,好讓觀眾花多點時間去細讀。《西部世界》本身的宇宙觀和哲學固然超越一般電視劇水平,就是敍事手法也沒有屈服,角色眾多,互相交集,有不同時空老年版少年版,再分真人或人造人,再留心再聰明再有經驗的觀眾,也很難豪言看一下便一清二楚。《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再複雜,異鬼也不存在自我認知問題,不同角色再分隔得遠也在同一時空。《絕命毒師》(Breaking Bad)的節奏,套用在《西部世界》上,根本是一種考驗。偏偏,趣味就在這裡,入到局,就像被帶到前所未見的新高度。



所以,看完《西部世界》第三季的頭兩集,是有一點不適應。第一集,是Dolores的獨腳戲,又用武力又再美人計,向不同人類埋手,意圖攻陷世界,交代得清清楚楚。Aaron Paul這個新角色由出場到下場,擺明車馬是為Dolores服務;到第二集,輪到Maeve接手,好像在新公司有新角色有新故事,話咁易便運用驚人智慧洞悉所有假象。人造人程式設計師Bernard的功用,大概是連接兩位要角的橋樑。換句話說,《西部世界》第三季,將會是跟頭兩季截然不同的情節,是真真正正向前行。當然冒險,但值得表揚。甚麼向前行不是真真正正?你想想當年的《逃》(Prison),去完一個監獄逃出來,又要入另一個,再入另一個,便明白有些向前行其實是轉圈,甚至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