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憤路狂逃》VS《爆怒時速》:響咹要忍,道歉要早

是先有荷蘭的《憤路狂逃》(Tailgate),再有改編成美國版的《爆怒時速》(Unhinged)。說是改編,但除了一句「前面慢車,後面架車響咹以示不滿,前車司機發火,還拖。」之外,幾乎由頭到腳到腳趾甲也改過,可以當成兩齣截然不同的電影觀看,也無妨。



在《憤路狂逃》,接近沒有上文下理。一開場,見到一個身穿保護衣似去幫人檢測病毒的高佬,對單車男痛下殺手。鏡頭一轉,一家四口出發探望嫲嫲,基於老婆跟奶奶永遠不似老婆跟自己阿媽般親密,遲了出門,做兒子的,只好急起直追。公路上,遇到前車蟻行,心急,響了一下咹,就出事。往後是一連串被追殺。關鍵是,兩方自覺各有道理,前車司機認為自己遵守車速限制,後車司機認為對方阻住條快線,所以死不肯認錯。如果故事發生在香港,死硬,以香港人的駕駛態度,遇見有車在快線慢行?別說響咹,舉中指也是常態,甚至在燈口前落車直插啦。



來到美國版,不似歐洲free style,一切變得有理有據。先說公路狂躁症越來越流行,再說警力不夠,再說個殺手本身已經有無數家庭與工作的問題,之前一晚才剛剛殺死情敵全家兼燒屋,第二朝,遇上趕時間送仔返學的單親媽媽,一時分神,忘記過紅綠燈,被響咹,立即火遮眼,殺完一個又一個。是不是感覺上好像容易接受一點?也不是。你說司機嬲到立即開車撞過去報仇,可能對他還有少少同情,只不過控制不到情緒,又被炒魷,老婆又被搶走,前一晚又無瞓,乜乜乜乜,好慘好慘。現在是冷靜過後,處心積慮要殺人全家連朋友喎,冷靜到懂得盗取人的手機,再利用GPS得到對方位置,再找人的通話紀錄知道人哋個仔讀邊間學校,再要脅本來無仇無怨的陌生人自己來送死。說到底,只不過是自己不想活,硬要找個無辜者來陪葬。電影固然公式化到變成一齣純官能刺激驚嚇片,以為可以有少少對社會不公義帶來控訴?沒有了,你把Russell Crowe當成任何《奪命狂呼》類型電影的連環殺手,也可以。他只不過沒有帶面具。



好了,看完兩齣電影,有甚麼得著呢?也有的。首先,社會上,隱形病患太多,我指精神上。作為一個駕駛者,還是忍一忍情緒較好。否則,響一響咹,你以為很小事,但原來會粉碎玻璃心,會招惹意想不到的報復,只會越來越容易。其次,要道歉,就快,因為,當報復者忍無可忍,施予最勁力度的還擊,你才怯,才道歉,只會有如火上加油。Well,我不是說個司機要道歉呀,我是指得罪了全香港司機的那一群物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