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傳媒從業員
利物浦球迷。睇戲、煲劇,百看不厭,以字為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方俊傑
《無界之殤》:天下烏鴉一樣黑

六集電視劇《無界之殤》(Stateless)的賣點,可能是奧斯卡影后Cate Blanchett。雖然有份演出,但戲份甚少,更重要的角色是監製,一手推動這齣有關難民問題的劇集。


故事主要以四個角色互相串連起來。一個阿富汗爸爸,千辛萬苦傾家蕩產打算一家四口從家鄉逃到澳洲,結果被騙,太太與次女在海中身亡,好不容易才在難民營重遇大女,為了讓女兒能夠得到居留權,可能需要作出重大犧牲。一個被邪教組織傷害而情緒大受困擾的澳洲女子,為了離開老家,居然假扮難民,希望可以獲得遺返。一個新加入難民營工作的保安,家姐偏偏是為難民四出奔走的熱心人士。一個新加入難民營作領導的移民局官員,在官僚制度與良心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難民潮,可能是全世界最難處理的問題之一。囚禁或遺返,不人道;收容,可能會導致治安問題甚至國家安全;已經不說其他的例如文化互容、經濟諸如此類。如果你有一定年紀,想想回歸前的偷渡潮,或越南難民潮,引伸出來的一連串風波,老套點說句,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上世紀,民間發聲途徑比較缺乏,尚且如此;今天,道德觀念可以輕易化成利器,惹來的爭論更加尖銳,也是理所當然。無厘頭將偷渡客無止境地囚禁,固然慘情,但劇集也並非一面倒同情,就算是當權者,也有他們的難度。簡單說一句,難民在天台留守,抗議不公平對待,憤怒上來,向地面的保安人員射尿,就似當日香港的越南難民,大部份在市區犯事。做好人,很容易,做好人得來可以保證不帶來損失?或者,有損失時也可以一笑置之?難若登天。



當然,放在2020年的香港,看這齣劇集,是會別有滋味。尤其,說到保安阿頭把搞事難民帶去暗角,以絕對不平等的武力加以報復,事件被揭發後,用盡方法掩飾罪行。有下屬無法違背良心,承認犯錯,就到高層為求自保為求方便為求面子,把問題壓下,讓公義無法彰顯。看到那一段,你也只能說一句:噢,天下烏鴉一樣黑,沒有誰比誰更高尚。世界會把你發瘋,但多數人情願發瘋也會希望繼續有錢租樓有錢讓子女開開心心吃飯,你便會輕易地把良心收藏,或者,說一句我的良心跟你的良心有所差異。看完這齣《無界之殤》,最樂觀的想法是,真好,香港大部份人也不算地上最可憐了,我們可能是移民,還未到難民資格,不會在天寒地凍找wifi訊號跟家人聯絡,或者看到煙花想起催淚彈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