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返不到鄉下

Machung
擁有11年教授日本語經驗、擁有多次ɴ1日本語資格、標準東京發音。畢業於日本東京Tokyo School of Music專門學校。留學東京多年曾任職日系企業。熱愛日本語又有個搖滾魂。


Mug
習慣有路就行,見彎就轉。日文未夠出新手村就開日本大地圖,竟然過到checkpoint。寫字,旨在同大家傾下偈。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暫時返不到鄉下
Mug:旅行搵山拜

日本有三大連休,8月份的「お盆」(廣東話音譯「餓幫」)是為其一,為期一周左右。有公司索性稱之為夏休;一年熱足三個月但夏休一個星期,歐洲人笑而不語。


雖說夏休,「お盆」流動的不是海灘嬉水、河邊放煙花或街角食刨冰之類的畫面;節日性質其實是嚴肅,因為以祭祀祖先為題,部分地區會有習俗儀式,不少人亦會視為宗族團聚之時,回鄉抖暑、掃墓者眾。所以,對外國旅者而言,每年這段期間如果計劃在日本國內穿州過省,須注意費用多數與年內其他時節為高,甚至座位供應緊張,而且不少店舖會關門、縮短營業,並非旅行好日。



如要數Mug某旅日經歷裏面最別緻的,都必數拜山。


在正式留在日本發展之前,有數年時間頻頻「回鄉」,交過些日本朋友。有次朋友生日,那個周末朋友興之所至問到要不要一起跟他返老家「探下佢老豆」......「好呀!」存心咩都試下,點知原來世伯早已仙遊,朋友邀請我去拜山!可見日本人相較華人,對祭祖當然都會有不少傳統,但似乎禁忌較少。約朋友去拜自己屋企山,香港社會脈絡恐怕難言常見。朋友那種隨性、爽利,忽然又很歐洲。



記得當時正值冬天而非「お盆」,由大阪市區向東走訪至三重縣邊陲,一個叫三瀬谷的地方。那處偏遠到車站是沒有出入閘機,Mug某在市區買票,轉幾次車輾轉到達三瀬谷,下車時電車司機直情停低電車,步出駕駛室,在整車乘客見證下親自幫Mug某「劃飛」,示意返回市區時記得跟站務員出示票才可以出閘。在人跡罕至的三瀬谷經一輪手續才落車,電車離開之後,Mug某索性站在路軌中間拍了車站沙龍;車站無閘機,路軌又無列車,若非陪朋友,恐怕只有搭錯車才會闖到這些結界級地域。



車站旁邊有雜貨店,有花賣。朋友選了一小束白花,齊齊步行「搵山拜」。車站簡陋到只供上落,墳場自然更「地味」。相對華人祭祖之地總是香火鼎盛,三瀬谷的墓地,比較易呼吸、安神。石碑十數塊,入口有個水井,放幾尊小石佛,野花野草叢生,卻又不阻路,不纏繞墓碑。盛一勺水,輕輕倒在墓前,放上鮮花,吹吹風,聊聊往事。那個下午,過得挺別緻。


日本墓地的平和寧靜,市區郊區同樣。也許正好透露何解日本人相對華人沒有那麼忌憚墳場,很少說要避之則吉,可能跟一個沒幾個小孩去玩的公園仔無兩樣。亦有人形容「お盆」是鬼節,但又不常聽到日本人說這段期間要少出夜街。Mug某就不太識驚,反正日文不好,若然撞正,雞同鴨講,醒幾句廣東話佛偈過去,應該嚇得走。


--------
Mug
習慣有路就行,見彎就轉。日文未夠出新手村就開日本大地圖,竟然過到checkpoint。寫字,旨在同大家傾下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