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紅眼
《潛航核戰》:「核爆都唔割席」的指揮官典範

雖然引用了不少軍事知識、潛艇結構和聲納戰的技術細節,但在《潛航核戰》這部電影的背後,其實是一個主題簡潔、相當警世的故事。


時間地點人物都不重要,這一艘滿載核彈的潛艇只是一個政治隱喻。潛艇起航不久,便收到軍方最高指示,要堅決執行發射核彈的戰鬥指令。而且是絕對指令、最優先程序,不能取消,任何前來勸阻或交涉,等同敵對行為,就算是自己人的通話要求都視作意圖叛國,馬上開火還擊。



但不幸的是,原來軍方中計,發射核彈這個開戰命令是錯的。


電光火石之間,艦隊總指揮官只能從兩個做法上作出選擇。第一,將錯誤繼續錯下去。核彈發射程序命令已經確認,軍方尊嚴不容有損,道歉認錯也於事無補,唯有深表遺憾,然後準備隨之而來的世界大戰。第二個方法,就是割席自閹,親手毁滅正在執行命令的前線艦隊。兩者代價都很沉重,後者相對輕一點,但自打嘴巴,需要賠上全艦隊的面子。


電影裡面,掌管潛艇和核彈發射開關的艦長,很快就察覺勢色不對,開火倒數期間,有自己人主動嘗試溝通,更用盡各種提示,表明意圖要阻止觸發核戰。軍方意見分歧,但艦長繼續執行任務,將親自接收的國家任務放在最優先位置。



「冷氣房」裡,大家都問,有沒有辦法可以制止慘劇?留守基地的總指揮官明白,沒有。連他自己都無法阻止獲得(發射核彈)權力和(核彈級別)武力的前線。「是我用一輩子教導他們相信程序。」是他教導手下不要思考、不要質疑和反駁,軍隊不是藝術學院,你只是一顆齒輪,要相信命令,跟隨程序辦事。他們必須服從上級指示,但上級並不是人,上級就是程序的最高部分。


總指揮官知道鑄成大錯,亦知道前線部下必定會將這個錯誤繼續錯下去,於是如實稟報,前線已失控,即再無辦法管制他們的行動。大局為重,來自國家更高級別的掌權者,命令他執行第二方案,放棄失控的前線,不惜一切都要制止潛艇發射核彈。總指揮官理解到這是不能拒絕的要求,其實亦是最好的做法,但他不能跟前線割席:「我聽命於你,但有些事情我無法做。」他情願放下尊嚴,用性命做擔保,親自走到前線設法挽救,用盡後備方案化解這場核彈級悲劇。


直到最後一分鐘,訊息傳過、蛙人出過、干擾器和魚雷都射過,前線一意孤行,再沒有其他方案了,唯有以艦還艦——攬炒。對方不撤回核彈,總指揮官就不撤不走,而且待到潛艦解體的最後一秒鐘,都打算救手足、減少犧牲。



是他下了錯誤的決定,犯了不可挽救的錯,要承擔的代價固然沉重,但至少電影裡面這一個出色的指揮官,會嘗試挺身而出,阻止下一場更大的悲劇發生。


然而,若是一個窩囊、冷血的指揮官,他只會考慮到尊嚴不容受損,認錯會很丟臉,跟前線攬炒賠上兩艘潛艇亦太過屈辱,因此,他不會補救,只會第一時間就找個叛國罪名解決男主角——即是最初提出問題、發現錯誤的人。沒有問題,是面子的問題,然後為了掩飾過失,便高調對外宣稱自己從來沒有犯錯,甚至歪曲事實、捏造證據,解釋男主角與外國勢力串謀危害國土安全,而軍方啟動核彈這種極不對等的致命武力,其實都是合情合理、迫不得已的唯一選擇。


躲在最安全的大後方,迴避了有機會拯救局勢、卻對自己不利的最佳方案,反而選擇將全世界推向最壞的結局。這種自私而又缺乏領導才能及人格的指揮官,香港人都很熟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