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品味格
非洲足球不進反退 塞內加爾求突破—曉高

在香港,非洲國家盃的受注目程度,應該不及費達拿在溫網不敵祖高域。事實上,決賽即將在周六凌晨舉行,由塞內加爾對阿爾及利亞。




阿爾及利亞於四強戰,面對傳統非洲勁旅尼日利亞,結果憑馬列斯於臨完場的入球,繼1990年奪冠後,再一次打入決賽。事實上,對於一般球迷來說,阿爾及利亞的確似馬列斯單天保至尊;對手塞內加爾的情況可能好一點,但具知名度的球星,也只有隊長文尼。不少球迷均笑指非洲國家盃的決賽似再一次由曼城對抗利物浦。



看阿爾及利亞躋身決賽後,國內人民還在持續為反獨裁政權而示威,跟政府爆發衝突;反而在法國,有阿爾及利亞移民因慶祝而演變成暴力事件,有二百多人被捕。可以明白為何非洲足球水平在近十多二十年為何不進反退,而非洲國家盃的認受性也無法追得及美洲國家盃,遑論歐洲國家盃。看兩年前的四強陣容:喀麥隆、埃及、布吉納法索、加納,居然無一能夠在今屆打入前四;再數數四年前的一屆,四強分別是科特迪瓦、加納、剛果、赤道幾內亞,也是無一倖免,可見非洲國家的足球水準實在無法穩定發展。



塞內加爾的發展歷史可能最具代表性。2002年,在非洲國家盃爆冷奪亞;同年,世界盃,更於揭幕戰擊敗法國,最終殺入八強,於加時階段才不敵土耳其出局,讓舉世震驚。當屆,捧出了戴奧、迪奧夫、法迪加及現時成為國家隊領隊的阿利奧施斯,眾球星其後紛紛在歐洲豪門落班,但大部份也因為暴發而墮落,能夠交出好成績的,為數不多。當球迷對塞內加爾充滿期望之際,國家隊卻不斷出現內亂,自此便由盛轉衰,連續缺席三屆世界盃決賽週,到去年因為文尼在利物浦崛起,加上後防大將高尼巴利配合,帶動整支球隊重現高水平,去年世界盃再入到分組賽,今年非洲國家盃更強勢殺入決賽。缺乏健康青訓體系,倚賴個別球星孭起球隊,是非洲球隊無法突破的死症,現時大量非洲青年移民往歐洲國家,成為法國、比利時等國家隊主力成員,更直接宣佈非洲足球的極刑。似喀麥隆因為國家問題而被剝奪主辦權,更明確顯示出非洲國家隊的發展如何舉步維艱。


決賽兩支球隊,在分組階段已碰頭,結果阿爾及利亞小勝一球。不過,到決賽,無論誰勝誰負誰捧盃,或者也不及能否在未來日子持續發展足運,來得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