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視覺格
《緣來自昨天》:願我們一起忘記「披頭四」—紅眼

片名譯得極差,除此之外一切都很美麗。


電影讓我想起的,倒不只是「披頭四」(Beatles)的經典作品,而是在這個時代,原創已死。沒有原創精神的流行音樂,今時今日,早就淪為部件式的商業計算產物,同一段旋律,可以被無限複製拼貼,而一個知名度夠高的紅人(甚至不需要是歌手),又可以不斷 Featuring 加持,製造話題。結果,就形成了今日樂壇的亂象,首首派台作品都有 N 個作曲人填詞人和監製經手,個個歌手都有抄襲指控。至於上個世紀像「披頭四」這些曲詞唱作全部一手包辦的音樂工匠,早就已經絕種。



《緣來自昨天》描述了一個全世界都突然忘記了「披頭四」的平行時空,儘管魔幻奇異,卻對今日樂壇有著非常美好的願景。因為隔了半個世紀,當男主角重新唱出〈Yesterday〉、〈Let it be〉和〈Hey Jude〉這些經典金曲,它們仍能跨越時代,觸動人心;原創精神、個人才華仍然受到尊重;受到商業運作操控的音樂人,仍然有良知,講信用。即使全世界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剽竊了不存在的「披頭四」,你的良心都不好受。



電影特意找來 Ed Sheeran 客串,都幾有意思。因為近年他一直都擺脫不了各種抄歌醜聞,被人批評他只是個虛有其表、實則奸詐狡猾的樂壇「小強」。可是,來到那邊的世界,連 Ed Sheeran 都撞到腦袋,從頭到尾砍掉重練,變得乾乾淨淨,不抄歌、不做小人,反而願意公平競爭,提攜後輩,識英雄重英雄甘拜下風。



電影表面上是說大停電之後世界被抹走了什麼,其實相反,是大停電之前,我們本身就遺忘了什麼。在那邊的世界,雖不曾出現過「披頭四」,沒有我們現實中這邊的精彩經典,然而,當男主角憑著翻唱「披頭四」的作品一夜成名,卻午夜夢迴備受道德譴責,證明了那邊其實擁有一些我們這邊已經失落的價值,譬如說,創作人的道德、誠信,對彼此的尊重。


而「披頭四」的消失,正是換來一個美麗得難以置信的新世界。


有人說,這部電影不似導演 Danny Boyle 的作品,因為那邊的世界十分美好,在主角身邊出現的人和事,都太過善良。善惡對決之間,拍過《迷幻列車》和《一百萬零一夜》這些陰暗負面題材的 Danny Boyle,「輸」了給《BJ 單身日記》和《摘星奇緣》的編劇 Richard Curtis。



其實我對 Richard Curtis 的浪漫喜劇印象有限,沒太大興趣。不過,《緣來自昨天》並非完全沒有 Danny Boyle 暗中參一腳的痕跡。他才沒有那麼聽話。根據故事設定,突如其來的一場大停電之後,除了男主角,整個世界都遺忘了一些美好的東西。被消失的,其實不只「披頭西」,還有不少「好嘢」。例如「哈利波特」。例如「可口可樂」。例如「綠洲」(Oasis)。在 Danny Boyle 的作品裡,終於以某種形式出現 Oasis 了!要知道 Oasis 和 Danny Boyle 背後有過一段陳年舊事。話說,Oasis 的 Noel Gallagher 和 Liam Gallagher 兩兄弟,跟 Danny Boyle 都份屬曼徹斯特同鄉,廿幾年前 Oasis 以「新披頭四」之名紅遍英倫,而 Danny Boyle 在籌備《迷幻列車》的時候,亦曾經邀請過 Oasis 替他做配樂,認為樂隊風格跟電影相當接近。但結果,當然是被 Oasis 彈鐘。而這一次《緣來自昨天》以故事借刀,令 Oasis 從地球上消失,幽了導演的同鄉情誼一默,但應該就不算是君子報仇,因為在故事中被消失了的全屬「好嘢」,停電之後仍留下來的,則心照不宣。例如被點名「仍然健在」的 Coldplay,哈哈。(實在懷疑,是否所有英國人都如此不喜歡 Coldplay 這塊本地老薑?)


沒有曾經的「披頭四」,就沒有後來的 Oasis,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而且,沒有曾經的 Oasis,Noel 和 Liam 兩兄弟後來就未必會反目成仇,斷絕來往。在另一個時空,他們可能一直紅不起來,甚至沒有寫歌和創作的欲望,跟故事裡面沒有創造「披頭四」的「披頭四」成員一樣,他們就這樣繼續留在故鄉,感情深厚地生活下去。(天啊,我居然在一篇談一部關於「披頭四」的電影的文章裡面,用了這麼一大段去談 Oasis。)



但無論是 Richard Curtis 的劇本,還是 Danny Boyle 的點綴也好,整部電影都充滿了現實中各種未能如願的寄望,而很多回不了頭的事情,是名和利都換不到的。


這陣子人人都說,要學會「斷捨離」,其實不是學習,而是選擇。因為人生最難捨離的,始終都是名利。


如果命運真的能選擇,讓「披頭四」從來沒有出現過,換回一個約翰連儂(John Lennon),情願全世界都沒有人愛過他的經典金曲,讓他在平行時空之下做一個 Nobody,沒有任何音樂成就,沒有名氣和財富,但他可以逍遙自在,不理世俗目光輕閒活到八十歲,其實何嘗不是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當失去一件事,你才可以擁有其他。沒有「披頭四」(和Oasis),沒有抄襲妒忌和商業計算,但那邊的世界,你有約翰連儂,有愛與和平,有我們這邊已經失去了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