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視覺格
《破案神探》第二季:我們與惡的距離—方俊傑

碰巧《從前,有個荷里活》(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剛上畫,Manson Family的犯罪史又受到注目,《破案神探》(Mindhunter)第二季,焦點無可避免落入同樣由Damon Herriman飾演的Charles Manson。名氣響亮,但其實只出場一集,跟其他幾位接受訪問的殺人犯相比,沒有甚麼優待,不可以跟第一季走到第二季的女大生殺手Edmund Kemper相提並論。



畢竟,第二季的劇情發展,放多了篇幅在三位神探身上。尤其結識了新一位同性伴侶的Wendy Carr,及兒子被捲入謀殺案風波的Bill Tench,發揮機會比患上創傷後遺症的Holden Ford更多,完全顛覆了第一季的設定,把本來較不起眼的角色立體化,也真夠藝高人膽大。把隱藏大佬BTK殺人魔鋪了兩季,仍然停留在每集開場出一出現的程度,耐性和心思慎密也是一種信心的呈現。


不過,你還是對殺人犯較有興趣?因為,最近乘搭交通工具見到,入機場接機又見到,食完飯又見到?見到乜?可能見到有位操普通話的疑似警察無厘頭掟催淚彈在路過市民頭頂,你很想知道這類罪犯的心理狀態?看完兩季《破案神探》,陪了三大主角訪問過無數連環殺人犯,應該明白到每個殺人狂魔的背景和動機各有分異,最大的共通點是普通。像第二季的阿特蘭大殺童狂魔Wayne Williams,單看外表,不過是個一事無成的大叔,談吐又正正常常,懂得吹兩句音樂又會傾下民生,就似你見到笑容可掬的農夫,你不會想像到他有一日拎藤條周圍打人;你見到平日只懂抄牌的警察,會突然拿警棍狂扑小朋友個頭,再專門向美女搜身。不要給傳統恐怖片洗腦,以為個個壞蛋也似《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的Michael Myers,係要特特別別戴住塊核突人皮面具才犯案,所以搞到要等每個萬聖節先可以藏身於人海作奸犯科。現實中,戴住頭盔,著上收埋身份的制服,可以立即狂魔上身,無法無天。



另一共通點,是所有魔鬼也一定會為自己的惡行安裝一個說服到自己的理由,由幕後大佬Charles Manson,到落實執行屠殺計劃的Tex Watson,不會覺得自己所作所為有甚麼大過錯。壞事,做得多,會麻木,執法機關不斷縱容,似阿特蘭大市政府,為了個人利益把市民安危置之不理,便只會把Wayne Williams的膽量和凶殘,越催谷越邪惡。試想像,如果沒有《破案神探》出手調查,後果將會更加嚴重,真相則永遠石沉大海,受害者永遠不可能沉冤得雪。一個抽離於建制內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根本是災難中解決問題的最基本需求。死不肯成立,你大概知道引致問題的位置,正正就是大權在手負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那一個人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