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狂屠絕路》——狂野的蛋治

Nicolas Cage,尼古拉斯基治。在香港,他被一班人嗌做蛋治,這班人,有喜歡他的,有討厭他的。


我,是屬於喜歡他的——而且是超級極度喜歡,近乎宗教。


令我嚴重愛上他的是《狂野的心》(Wild at Heart),(同樣被我深深愛上的)David Lynch,讓蛋治穿上一件塵世間無人能Carry的金色蛇皮外套,跟長期被阿媽操縱的女友展開一段狂野公路之旅。幾年後,《兩顆絕望的心》(Leaving Las Vegas),狂野的他變成對人生徹底失望,選擇在拉斯維加斯,讓自己飲酒飲到死。然後,蛋治做了影帝,開始拍大片,做英雄,Show肌肉,晒頭髮——在《驚天動地》(Con Air)明明髮線後移還要夾硬留長頭髮,但蛋治還是蛋治,本質永不變。



到後來變成了世人口中的爛片王,拍親的戲都爛,似乎不爛不拍,總之見票即收,但要留意,齣戲再爛,蛋治始終沒有爛。


看完《屠出殺樂園》(Willy's Wonderland)的晚上,太興奮,禁不住重溫了三年前的《狂屠絕路》(Mandy),一齣被喻為蛋治(在爛片年代)的代表作。



如果你睇戲只為追求峰迴路轉故事,Sorry,你必定失望,長兩小時的《狂屠絕路》故事簡單到不得了:時間是1983年,伐木工人Red,與出塵的老婆Mandy,隱居山林,過著遠離文明社會的生活;一個邪教團體偶然來到,教主被Mandy深深吸引,教徒立即把Mandy捉回來獻給教主,Mandy不領情,感到被冒犯的教主,燒死Mandy……傷痛的Red,鑄造奇形武器,單拖前往報仇,That's All。


導演Panos Cosmatos由始至終都只想把這段既邪且狂的復仇過程,拍成一段迷幻歷程(其實當中不少設計都在暗喻或影射流行文化,但這裡不逐一解讀了)——一開始就用King Crimson的《Starless》作引導(這首歌恰巧來自樂隊的專輯《Red》),引領你進入一個只有紫紅色的世界,一個恍如被邪教邪力操縱的迷幻異世界,再配合已故冰島音樂家Jóhann Jóhannsson的配樂,將蛋治的狂,迫到去到一個前所未有境界,直搗邪教總壇,殺殺殺殺殺,最後將教主頭顱撳爆。



我得到一種食了份完美蛋治的滿足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