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地下情》——在盛世浪費生命是美麗的事

探長說,他當初介入張樹海、阮貝兒、廖玉屏的世界,動機不良。我當日買《地下情》VCD,同樣動機不良。


1997年夏天某日午後,荃灣力生廣場。我上二樓,二樓是販賣AV聖地,一百蚊三隻。揀了三隻三仔(我堅持睇樣,只買三仔),擺低一百蚊,落地下,穿出去巴士站;落電梯時,見到一間影碟舖,販賣正版電影VCD。


揀了一隻《地下情》。這戲名,小學時返學在地鐵站燈箱廣告見過,覺得好得意,以為是講藝人明星發展地下情的故事。



1997年夏天,剛畢業,未有動力搵工,用屋企部PC個Mon看了《地下情》。


故事原來描述一班活得虛無的人——嚴格來說是,一班在盛世活得虛無的人。


電影上映年份,1986年,當年我掛住聽Raidas《吸煙的女人》和劉美君首張專輯,以後未來是個謎?但似乎繼續歌舞昇平,樓繼續起,廣東歌繼續好聽(即使有不少都是非本地原創的改編歌),電視劇繼續好睇,港產片又繼續好睇,竟然在這麼一個美好盛世,去拍一個有關虛無的故事?我們大概不怕「虛無」,而只害怕「無」,無工無錢無女無車無樓無人愛。


張樹海,廿五歲,加拿大留學,米舖少爺仔,食飽無憂米;廖玉屏,兩年沒接過戲,假假哋都在百德新街有層樓,而且不是劏房(當年根本就沒有劏房),以致還可以用月租二千蚊租間房給來自台灣的好姊妹趙淑玲;最年輕的阮貝兒即使無車無樓,也算是新晉Model,大大張海報掛在銅鑼灣如假包換的日資百貨公司外牆上,俯瞰這片黃金地段,俯瞰這只此一次的盛世。


盛世之下,他們每天都好像忙著處理不同事情和感情,而且每天都笑,阮貝兒就更加拚命吸煙一日三包,以那一吸一呼代替正常呼吸,但到頭來成就了甚麼得到了甚麼?或者,「得到」和「成就」,只是一般世俗的人才會迫自己辛苦去諗,他們太脫俗,寧可追求浪費,把生命浪費。



1986年香港,一個豐盛得足以讓人任意浪費的盛世。我在1997年夏天某日滴住汗看完,看得心驚,不知是熱到出汗還是驚到標冷汗,那時再不是80年代盛世,樓繼續起,但以後未來是個謎,我好驚,驚到即刻努力寄信搵工。


2021年,首次在戲院看了一次《地下情》。樓依然繼續起,以後未來依然是個謎。作為一個已經返工多年的中年人,究竟一直在努力經營生命?抑或只是用另一種方式浪費生命?我不知道,而只知道1986年那個香港,美得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