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奪命狂呼》——他們都是這樣被嚇大的

因為預備一個網上課堂,掛八號波(而經多次改口風都依然未改掛三號)的那個周六,翻看了《奪命狂呼》(Scream)——看完1996年的第一集,忍不住,再看1997年的續集,然後不爭在,再看2000年第三集……本來還想看2011年的第四集,但人真的有點攰,於是改為上網瀏覽這系列的相關資料,才知道第五集原來已經拍好,出年一月上映,又知道女主角Neve Campbell上星期剛剛過了生日,今年四十八歲。



她做Sidney那一年,廿三歲女,而我,一個Year 2學生,放暑假,等升Year 3。記得那天,又是打風落大雨的日子,約了個同學去沙田UA6看《奪命狂呼》——不知道同學感想如何,我就Very興奮,除了齣戲真的由頭到尾都充滿娛樂性,還有一點點反思,對Slasher Film的反思,不是一本正經地反思,反而是透過連串嘲諷去反思。


一班年輕人,住在理應和平的小鎮,卻出現了一個笠住面具整古做怪極度殘忍的Serial Killer,當中一個身為電影迷(又或稱為Geek)的角色撥開雲霧,找到事情發展的方式,竟然就像那些在上世紀80年代被拍到濫拍到腐爛的砍殺片公式,例如生活放蕩的女性角色必死,黑人Side Cast定必慘死,只有相對貞潔的女角能夠活到最後,而這名Final Girl,就是被注定唯一有能力對抗Serial Killer的人——牌面擺明是Slasher Film的《奪命狂呼》,卻同時後設地,去嘲笑去拆解去反思Slasher Film。這根本是一篇有關Slasher Film的論文,但當然,拍成一齣戲,肯定好睇過論文。



編劇Kevin Williamson就是看這類Slasher Film大。他的青春時代,搭正這類戲由草創到蓬勃的70年代尾、80年代初,跟他同年代的男男女女,都在成長時,持續望住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身軀攬埋一嚿,繼而被殺害,在追逐恐懼中,尋覓驚叫的歡樂,堪稱正宗被嚇大,但那種嚇,是假的,嚇他們的都只是因應潮流需求而被創造出來的實體,兼且個個戴住面具,慌死你唔知佢哋想隊冧你。


真正最驚嚇的嚇人方式,總是無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