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智齒》——在腐敗裡拚命去成長和生存

每一日,在香港,總會經過不少後巷。我所指的「經過」,就是在外面經過,而不是走進後巷裡——後巷不是堆滿垃圾,就是放滿沒人要的東西,而沒人要的東西,就是垃圾。後巷,似乎是個為了垃圾而存在的地方,不是人行的。


記憶中出現在香港電影裡的後巷,例如《旺角卡門》,華哥與烏蠅就是在某條後巷被Tony那班人打,早排看4K修復版,後巷沒有因而變得光鮮,還是那麼污糟。又例如《榴槤飄飄》,從黑龍江專誠來港打工的阿燕,可能貪快,也可能不想被人撞見(但明明在香港沒有人識她),每天去不同工作場所時,都會走後巷,總會碰見阿芬,阿芬媽媽,做洗碗,工作地方就在只有馬伕和妓女會使用的後巷。外面的人,不會知道(也不想知道)後巷裡的人與事。



後巷在《智齒》持續出現,堆滿垃圾,濕𣲷𣲷,隔住銀幕都聞到那朕腐敗——垃圾之中,還有被世界遺棄的人,還有被粗暴斬下的人類殘肢(被遺棄的人和殘肢,自然也是垃圾)。


看《智齒》,感覺不會好受,這不是一齣為了娛樂你或務求令你身心放鬆的電影,反而是持續壓迫著你,就如戲裡面那幾個人,一直都在互相壓迫——不要說作為他者的外人,就連一隻在你口腔內正要生出來的智慧牙,都足以令你感到被壓迫,壓迫到想死。



導演說,當年來到香港,住深水埗;香港的樓起得太密,形成大量後巷,他成長的地方,便存在大量後巷,後巷又存在大量老鼠曱甴。生活場所不同,但大家都只想生存,用盡方法生存。


剛放監出來的王桃很想生存,為了生存,她合法的事自然會做,非法的事也會更落力去做,偏偏遇上最不想遇見的差人斬哥,斬哥恨她恨到一個地步是,想她死,但王桃不想死,她只想生存,決定做斬哥線人,卻同時令自己踏進地獄。把一切看在眼裡的任凱,剛剛學堂畢業,警隊明日之星,每日身穿一件望落似乎不啱Size的大褸,他想讓人知道自己是大人,口腔內的智慧牙卻不時用痛楚提醒他:他還未完全是大人。



他們仨,身處一個只有黑白兩色的香港,跟裡頭活著的黑道和連環殺手,各自找尋生存方法,以及活下去的意義(如果有的話);黑白之下,明明血淋淋的東西都被淨化,變得純粹,偏偏塵世間的道德邪惡又不如黑白那樣劃分清楚,還存在大量灰色地帶,但沒人理會,像用來專放垃圾的後巷。不知幸或不幸,任凱終於明白灰色的意義,他真的成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