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變形人魔》——身不由己的愛情陷阱

上星期帶住一個疲乏身軀去看《Titane》,Wow,精神為之一振——一開頭的「人車交」自然是瀛寰搜奇級的畸情,愈看下去,即使依然離奇,說的其實還是人與人之間很實在的感情,Julia Ducournau借Body Horror,去說一場不止於Body Horror的互相救贖。無奈有現場觀眾可能太早頂不順(又或發覺跟過去所認知的康城金棕櫚獎電影太不同),提早離場。



《Titane》劇照

是David Cronenberg讓我見識Body Horror——我首齣看的Body Horror,便是《變形人魔》(The Fly),看的時候,還是正在煩惱學能測驗的小學生,還不知道甚麼是Body Horror,畢竟返學時先生沒有教。


自然也不知道卡夫卡。不知道有一個借寫小說紓解鬱悶的人早在二十世紀初,已經想像到一個平凡打工仔在某個平凡早上突然變成一隻蟲,不能落床返工。卡夫卡選擇讓人一覺醒來變成蟲,David Cronenberg就讓我們全程觀看一個人怎樣慢慢變成蟲——嚴格來說是,一隻人與烏蠅融合後的新種生物。



那時候,我已經受過《異形》(Alien)洗禮,也在不知情下誤看了George A. Romero《喪屍出籠》(Day of the Dead)那場歷時接近半粒鐘的人肉大放題,自以為對核突嘢已有一定抗體,點知《變形人魔》引領我進入一個截然不同的核突境界——當中近乎不含任何血腥場面(頂多是某人的手和腳關節不幸被隻人魔嘔出來的口水完美溶解),但核突在目睹一個正常人體是怎樣瓦解:甩指甲、甩牙、甩耳仔、皮膚逐步潰爛……而醫學根本不能醫治,當事人(的Mind)只有默默接受,接受自己的Body愈變愈Ugly,這種身不由己才是最恐怖,而返本歸初,主角只是因為太愛科學,墮入科學的陷阱。



科學愈來愈傾向一元論,但將Body和Mind分開看待的二元論還是根深蒂固,當過去的Body Horror電影不斷展示不同程度的身不由己,現實生活就把意志薄弱的人類推向心不由己,Well,以我為例,近幾日就持續在聽《愛情陷阱》,和睇《倒轉地球》拉闊版,陶大宇唱嗰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