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命懸2000呎》——行落去,活下去

一直把片名《命懸2000呎》(Fall)錯看成《命懸200呎》,少了1800呎,即使200呎都好高,跌得死人,但視覺效果自然差好多。



其實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嚴格定義下的畏高。試過某年出Trip去拉斯維加斯,膽粗粗,挑戰一個建在某幢酒店頂樓的跳樓機,酒店樓高百層,That Means跳樓機是在百層之上,兼且不像典型跳樓機,先把你預先升到最高才急墜,反而是在毫無預警下,以高速將你彈射到最高,Yes,情況就好似《虎膽龍威續集》(Die Hard 2)Bruce Willis在戰機機艙突然彈射出來!奇在整個過程裡,我一點都不淆。


真正令我淆的是:在井字形公屋的頂層,挨著欄杆,望落去。


所以究竟自己畏不畏高?真的不知道,而只知道看《命懸2000呎》時,有好幾幕,的確令我不禁心生淆底之感,不期然揸實拳頭。



首先,佩服條橋。當大部分人都說電影再沒有新橋新題材,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想出一條沒有人想過、又或有想過卻沒有執行的橋,例如當年《恐懼鬥室》(Saw),開場就在一個廁所,有兩個人分別被鎖鏈綁著,中間有條屍,倒在血泊中,究竟之前發生甚麼事?這就要靠編劇細想。至於《命懸2000呎》,主橋就是兩個女仔同困在一座高塔頂,塔頂只有一個面績細小的平台,沒遮沒掩,沒水沒食物,周圍只有強風,以及幾隻視她們為獵物的禿鷹。之後怎樣發展?她們又可以用甚麼方法尋找救援?這就要靠編劇去諗。只能說,有一條好橋,不夠,還要將這條好橋延伸成一個好故事,才最重要。觀乎《命懸2000呎》,還是有不少人說犯駁呀不合理呀(但通常都沒有連隨具體描述怎樣犯駁和點樣不合理);如果你問我?我會說,虧編劇諗得出,如果換了是我身處相同困境,應該只會乾坐,等運到。求生的意志,卻迫使兩個主角不斷去想去試;不可能?但「不可能」其實預設著「可能」,惟有肯去試,才會有可能。



尤其欣賞末段那個Twist。一來估不到這麼一齣求生片也可以有Twist,這個Twist更不只是Twist,同時令本已放棄人生的主角,渴望回到地面,腳踏實地活下去。


沒有事大得過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