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顫.役.前》——歧視不存在,共創美好未來?咪傻啦。

胡塞爾(Husserl)曾經說,我們應該無預設地去感知自然世界。


我一直嘗試用這種方式睇戲,但就算不看Trailer不看影評甚至連故事簡介都不看,也總會知道自己將入場觀看的電影是甚麼類型、有阿邊個同邊個做吧(如果當日《星際啟示錄》將所有重要演員名單公開,我真的不會看)。所以,實在很難在100%無預設情況下去睇戲。


像《顫.役.前》(Antebellum),未睇都知,肯定同黑奴有關。然後我諗,一個生而為黑人的人,在來到這世界前會有將被歧視(一世)的心理預設嗎?應該沒有,畢竟任何人都是在沒有事前諮詢的情況下被掟落塵世,每個人都被配上一個(自己不能話事的)原廠設定,去生存和奮鬥。奮鬥的意思是:有些先天的不足,絕對可以憑後天努力改變。



但有一些,不能。像那班在農莊「生活」的黑人,朝早在白人嚴密監工下摘棉花,入夜,有一些還要加班做性奴——這班人,先天地被(唔知邊個)設定為黑人,在無預設下來到南北戰爭時代的美國,承受自己(無法決定的)膚色所帶來的命運,他們可以憑努力改變嗎?他們愈努力去摘棉花做性奴,結果,就只是成為一個出類拔萃的黑奴,That’s all。



故事突然跳去現代。那個在農莊慘被蹂躪的黑人女子,變成一個住大屋身光頸靚的名作家,出去講Talk,入住最名貴的酒店套房,搵白人做自己的私人瑜伽教練,從這些表象看,真的代表時代進步了歧視不存在?Sorry,原來不是,當地位已經相當顯赫的她去Book枱,一樣會受白人的「禮貌性」白眼(還有甚麼比「受白人白眼」更渾然天成的組合?);明明Book了枱,去到餐廳,竟然被白人安排坐在一張隔籬放滿污糟碗碟的枱。



歧視一直都在,不分過去現在與未來。這一點,正是《顫.役.前》主旨,不只齋講,更專誠用了一條橋,去呼應這主旨;正當我一路睇,一路以為會像《訪. 嚇》(Get Out)般結合超現實元素,《顫.役.前》卻用上一個相當現實的方法讓你知道:白人對黑人的歧視,根深柢固入晒血。


至於黑人應否警惕自己必需時刻提防甚或仇視白人?我不知道,畢竟我不是黑人——即使我覺得自己的地位仲低過美國黑人,至少美國黑人的生存權益,會得到一班善良的香港藝人在IG發聲關注。歧視,果然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