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新聞守護者》——真相只有一個,良知只有一個

我一直同自己講:不要看《新聞守護者》(Mr. Jones)。


因為太知道,散場後,心情肯定難受。


但最後還是看了——為了Vanessa Kirby,為了目睹她的美麗。對她,我有一個美麗想像,這個想像,是有根有據的。



Gareth Jones對史太林政權的美麗想像,卻完全是想像——當然也是有根有據,只是那些根據,都不是真憑實據。


曾經擔任外交顧問的他,訪問過希特拉,洞悉到希特拉的野心和納粹的恐怖,可惜當他將個人洞見分析給一班上了年紀的達官貴人聽時,人人當耳邊風。



他希望訪問史太林,親眼見見這個在世界大蕭條年代奇蹟地創造了蘇聯經濟奇蹟的領導人,於是飛到蘇聯,才發現一班外國記者,齊齊被困一間酒店,被監視,日頭沒事忙,入夜後,就花天酒地不知人間何世。當中包括曾獲普立茲獎的名記者Walter Duranty。


Gareth Jones沒有讓自己成為他們一分子,反而千辛萬苦去到冰水雪地烏克蘭,才目睹了甚麼是真實。



真實是:一個雪硬了的麵包比銀紙重要。有銀紙,都買不到食物,而沒有食物,結果只會是等死,死後,絕大情況下是變成屍體,但也有可能成為別人口中的食物,Gareth Jones便在不知情下食過一小塊,當他知道自己剛剛放入口咀嚼的,是別人(條屍)身上的肉時,統統嘔出來,辜負了煮肉給他食的人的一番好意。那個好心人,是個小女孩。



真實原來是這樣。真實被他目睹,他想讓世人知道,他明明講出事實卻被視為講大話——留在蘇聯食好住好的Walter Duranty,為了政治大局,寫了一篇忠實報道刊登在《紐約時報》,反駁Gareth Jones。世人信的是名氣,不是信真實。



良知,卻令Gareth Jones排除萬難,誓要將他親眼看見的真相寫出來。


故事是真人真事改編。現實中,Gareth Jones不得好死,在三十歲生日前一天被殺;Walter Duranty回到美國,安享晚年,同時保住他的普立茲獎名譽。或許在Walter Duranty眼中,Gareth Jones的良知是錯的,是錯誤使用的,而他應該會說,自己其實都有良知。


但良知應該具有普遍性。每個人固然各自擁有自己的良知,但良知的內涵和應用,應該Share一個共同原則。


最後講多樣:Vanessa Kirby飾演的角色Ada Brooks,純屬虛構,現實中沒有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