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月巴氏
《消失的情人節》——又喊又笑再喊又再笑

在2020年竟然看了好多台灣片。


回想過去,在懶有意識學睇戲的上世紀90年代,我看過的台灣片,不多(事實上台灣製作的電影也不多),不是楊德昌蔡明亮執導的,就是徐若瑄程嘉美主演的,看之前,都有著明刀明槍的心理預設和目的——看楊德昌蔡明亮的,自然是為了豐富(根本不存在的)個人藝術涵養(以便在心儀的文藝型女同學面前扮晒嘢);看徐若瑄程嘉美的,則純粹因為,鹹。


很兩極,不是最高雅就是就是最庸俗,沒有其他。


今年我看過的台灣片,有癲狂的《江湖無難事》,有更癲狂的《逃出立法院》,有無比沉重的《無聲》,有訴說愛情無奈的《怪胎》,還有這齣好犀利的《消失的情人節》。



犀利在對觀眾情緒的把握。


基調,你可以說是純愛,但不是日式純愛到近乎無菌那一種,反而故事一開始,就好好笑,好笑在楊曉淇這個做甚麼都比人快半秒、在郵政局打工、沒有男人吼的平凡女生,每日返工,都會遇到一個前來寄信的怪人,放工過後,總是遇到各種對別人來說無關痛癢的無奈,這些無奈經由李霈瑜演繹,好好笑,但又隱隱然刺痛了我。



當她以為又要一如以往孤單度過情人節,竟然遇上一個由外型到個性都相當完美而且似乎對自己有好感的人;就在她滿心歡喜,準備歡度情人節,她竟然發現情人節那一天消失了,完完整整地消失了——一瞓醒,已經是另一天,問題是,她完全沒有情人節當日的任何記憶。



開局,是有點日常推理成份的輕喜劇,然後,是解謎的開始,改由那個每天都去郵局找楊曉淇寄信的怪人視點出發,當謎愈是解下去,我也由最初的大笑爆笑,漸變成個心乸住乸住,想喊想喊,最後,鐵漢如我,終於忍不住,咇出一滴淚,一滴象徵崇高愛情真善美的淚。我的情緒,完全被故事操控,但我又樂在其中,而睇戲,本應如此。


這不是一齣純粹標榜藝術的電影,更加不含任何刺激官能的清涼畫面,而只是一個(有點迂迴的)愛情故事,真正令我又喊又笑又感動的愛情故事,而我相信,除非閣下超級鐵石心腸或憎恨愛情,否則,好難不被感動。


這種不涉議題論述的純粹愛情電影,似乎在香港消失了。